六、经常性症状的治疗


  • administrators

    首先,看看你自己,注意你是怎样坐在椅子里的。我确信此刻的你一定正紧绷着肌肉,以图摆脱那些不好的感觉,而与此同时,忧心忡忡的你又想去“聆听”这样的感受。我想让你做的刚好相反,我希望你尽量坐得舒服些,尽量放松,把手脚垂在椅子上,好像它们灌了铅似的,然后半张开嘴缓缓地深吸一口气。现在,去审视那些让你不安的感觉,不要逃避。我希望你能仔细地审视每一种感觉,分析它并大声地向自己描述。比如你可以这样说:“我的手在出汗,在颤抖,感到疼痛……”这听上去有点儿傻气,你可能会笑,但你会感觉好了很多。

    胃痛
    首先我们从胃部的紧张感,即所谓的胃痉挛开始。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种快速的抽动,让人极不舒服,或者像是一根灼热的热火棍,一个劲儿地从里往外戳。这种时候,你不能紧张地退避,而要去适应。你应该放松下来,对其进行分析。在你继续往下读之前,请花几分钟时间练习一下。现在你已经开始面对并审视这种感觉了,你觉得它很可怕吗?如果你腕部有关节炎,你可能不会感到过于担心。那么,你为什么要把胃绞痛看得如此特别呢?它和一般的疼痛没有什么区别,别把它当怪物一样,更不要被他引发的恐惧所支配。要明白,这种感觉不过是分泌肾上腺素的神经过度敏感所导致的结果。如果你总是退避,肾上腺素就会受到刺激产生过量分泌,从而使神经更加兴奋并导致胃痉挛更为频繁地发生。

    但如果你审视并分析这种感觉,奇妙的事情就会发生:你会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开始游离,不再一味地局限于自己身上了。在你紧张和退缩的时候,这种感觉是多么可怕:但在你把它看清楚之后,它甚至都引不起你长时间的关注。你会发现,它不过是一种奇怪的身体感觉,没有多大的医学价值,也不会造成真正的身体伤害。

    所以,要乐于接受并暂时与之共处。把这种感觉当作在一段时间内 — 准确地说是在你恢复的过程中 — 存在的东西。如果你愿意心平气和地等待,那么它最终是会消失的。

    不过也不能错误地认为一旦你不害怕了,这种感觉便会立即消失。你的神经系统仍很疲惫,需要时间恢复,就像腿断了需要时间愈合一样。在这一过程中,你不要试图去控制它,而应该去接受它并与之共处。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么你的注意力就会逐渐地转移到其它的事情上而忘记了它的存在。这就是恢复的方法。通过真正的接受,你打破了恐惧— 肾上腺素分泌 — 更加恐惧的恶性循环。或者说,你打破了痉挛 — 肾上腺素分泌 — 进一步痉挛的循环。

    真正的接受
    通过以上的讨论,你就会明白真正的接受是恢复正常的关键。在继续研究其它的症状之前,我想我们应该先弄清楚真正接受的确切含义。我发现有些病人会这样抱怨“我已经接受了胃部痉挛的感觉,可它还是不消失,现在我该怎么办?”想想看,既然他们仍在抱怨,那么又怎么能说是真正的接受呢?

    还有一些病人的情况就像下面的这位老人对我说的一样:“一吃过早饭我的胃就开始痉挛,我不能傻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如果这样,不出一个小时我就会筋疲力尽,所以我不得不站起来到处走走,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对他说:“你还没有真正接受胃部的痉挛,是吧?”“哦,不,我接受了,”他恼火地答道,“我不再害怕了。”可事实是明摆着的,他并没有接受。他害怕痉挛如果持续上一个小时
    自己会体力不支,所以在痉挛没来之前他已经坐在那里开始紧张了,痉挛开始后他又想逃避,同时还要为随之而来的疲惫担心不已。像这样紧张地等待下去,本身就是因紧张而表现的痉挛当然会发生了。

    我力图使他明白,他必须准备好了随便胃怎么痉挛,他可以继续读他的报纸而不必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接受。通过这种方法,也只有这种方法,他才能最终达到一种胃是否痉挛已经无所谓的境界。此后,由于不再受到紧张和焦虑的刺激,分泌肾上腺素的神经就会逐渐地平静下来,痉挛也会自动地减弱,直到最后完全地平息。

    我要求这位患者做的不过是改变一下情绪,变焦虑为接受。因为此种类型的神经衰弱,其症状总是反应出患者的情绪。不过,患者也要记住以下一点:即身体对新的情绪做出反应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身体反应出的仍是前面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紧张与恐惧。这就是为什么神经衰弱让人感到非常迷惑的原因之一。上述这位患者已开始接受,但其症状并未立即消失,于是他很快便失去了信心,并再次焦虑起来,尽管与此同时他仍在努力地让自己相信他正在接受。要想让身体接受并使这种情绪发挥作用需要时间,正如恐惧发展为持续的紧张和焦虑需要时间一样。这也是为什么“等待”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治疗手段,以及我为什么要反复强调这一点的原因。时间会治愈疾病,但前提是必须真正的接受。双手出汗、颤抖现在,看看你的双手,它们出汗了吗?在颤抖吗?或者有那种“针扎般的”疼痛和麻刺感吗?没关系,任何紧张、害怕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而你肯定是害怕的,所以你又怎么能指望自己的手不这样呢?出汗、颤抖、疼痛和麻刺感不过是分泌肾上腺素的神经由于焦虑和紧张而过度敏感的外在表现,仅此而已,就算情况再糟它们也绝不会妨碍你使用双手。尽管你的手在出汗、在颤抖,但它们仍然是一双好手,仍然可以使用。

    因此,不妨在目前的情况下暂时接受出汗、颤抖、疼痛和麻刺感等身体反应。这些症状是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的。随着心理上的接受,尽管你的双手还会再继续颤抖、出汗、但你会找到些许的宁静,这份宁静足以平息肾上腺素的分泌,使汗腺的活动放慢下来。这样,起初的恐惧—肾上腺素分泌—出汗的模式就会被接受—肾上腺素分泌减缓—汗腺活动减弱的模式取代,,并最终达到平衡—肾上腺素不过量分泌—汗腺无过度活动的状态。情况就这么简单,尽管最初的接受可能不会像听上去那么容易。

    甲状腺功能亢进
    双手发热、颤抖也发生在甲状腺功能亢进患者的身上,尽管这种情况看上去与神经疾病非常相似,但它绝不“仅仅是神经”方面的问题。对于这种疾病必须要进行专门的治疗。所以,如果你的手发热、颤抖,不要硬撑着,除非你的医生确定你患的不是甲状腺功能亢进。一旦医生确定你不是,你就得接受,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怀疑医生诊断错了。如果你不接受,那么你可以去看别的医生,但没必要再去找第三名医生。通常诊断甲状腺功能亢进并不困难。

    心动过速或心脏“颤动”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快速跳动的心脏。这里说的“快速跳动”并不是指间歇发作的短暂心悸,而是指持续性的快速跳动,这种砰砰响、重击似的“震动”每天都会陪伴你。你可能会认为心脏跳得太快了,这也是为什么我选用“过速”这个词的原因,但如果我们找一块有秒针的表来恻恻脉搏的话,我怀疑每分钟的心跳甚至不到 100 下。当然心跳也有可能达到每分钟 120 次,但我对此表示怀疑。事实上,你的心脏不见得会比健康人的心脏辛苦多少。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你对心跳太过敏感,所以你能感觉到每次心跳。如果像这样侧耳聆听并焦急地计算心跳的话,你会一直敏感下去的。

    我希望你明白,这样的心跳不会对心脏造成丝毫伤害。如果愿意的话,你还可以去打打网球或者棒球。实际上,如果你有兴趣和精力参与这些活动的话,你的心脏更有可能会平静下来,而且此时的心跳可能要比坐在那里数脉搏时的心跳要慢得多。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已经进行了体格检查,并得知你的病仅仅是神经方面的问题而已。

    几个星期以来,你一直在观察、等待、测量脉搏,但这全部是浪费时间。你伤害不了自己的心脏。如果你预备暂时忍受心脏部位的奇怪感觉,那么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你所感受到的疼痛只是由于胸壁肌肉过度紧张而产生的。心脏病并不会在上述地方引发疼痛,而真正的心脏疼痛也不会在心脏部位呈现出来。

    所以,就心脏而言,你是健康的,就像其他人一样,只不过你对心跳更为敏感而已。你越是担心,越是过分关注心跳,你就会越敏感。要有勇气放松下来并对其进行分析,要指导这样的心跳和手出汗及胃痉挛一样,也是分泌肾上腺素的神经过度敏感的结果。由于害怕,你心脏的神经会变得非常敏感,以至于轻微的刺激都会引发它的剧烈反应。突然而来的噪音可能足以使你的心脏“咚咚”作响,而更令人困惑的是,心跳甚至会毫无缘由地突然加速。

    你要做好准备在神经变得不那么敏感之前暂时忍受这种毫无规律的心跳。在你变得更加达观并把这样的心跳当作康复计划一部分之后,你的神经自然就不会那么敏感了。过去你曾错误地认为,只要心脏仍在快速跳动,你的病肯定就还没好。你可能需要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去摆脱敏感的状态,但是,一旦你接受了这样的心跳,情况就会越来越好。现在还没有哪样神奇的东西能让你的心脏瞬间平静下来,不过服用镇静剂有时还是很管用的,所以在要求医生开药方面你不必顾虑太多。

    头痛
    头部周围或头顶的疼痛是由持续紧张导致的头皮肌肉收缩引起引发的。如果你按压头皮或把热水袋敷在最痛的部位,你就会感到浑身轻松。这就证明了头痛的原因就在你身上,看得见摸得着。这种感觉并不是肿瘤的症状。

    由于是肌肉的紧张收缩导致了疼痛,所以在你担忧的时候疼痛自然就会加重,而当你放松不再紧张时,情况自然就会改善。止痛药有助于缓解疼痛,但作用不大。只有通过接受,你才能放松下来,紧张才能得以缓解,疼痛才能逐渐减弱。不过,头部的这种像被“钢圈”勒住似的疼痛是一种最为顽固的症状,所以如果它久治不愈,你也不要绝望。最终它是会消失的,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只要你接受,就算是最硬最紧的“紧箍咒”也会慢慢松弛下来,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说“真正的接受”
    首先你确定自己到底是真正地接受了呢,还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接受了。要分清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如果你对胃痉挛、手出汗、心跳快速沉重、头疼等症状并不十分在意,那你就是真正地接受了。就算一开始你不能平静地接受,那也没有关系,因为在这个阶段,要平静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所要求的只是你继续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而不把过多的注意力集中放在这些症状上。

    分泌肾上腺素神经的有限威力
    在仔细审视了所有这些“可怕的感觉”后,我希望你先坐着别动,将注意力逐一地集中在每一种症状上并力图让它变得更糟。你会发现自己并不能做到这一点。很明显,分泌肾上腺素的神经,其威力是有限的。通过集中注意力,你或许可以稍微加重它的效果,但也仅仅是“稍微”加重而已。尽管如此,你还是在无意识地一味逃避,由于担心病情加重而不愿直面这些症状。这就好比你在路上遇见了某个人,但由于害怕你只敢偷偷地瞥他一眼一样。

    我可以再一次向你保证,面对症状甚至试图使之加剧都不会使你的情况变得更糟。事实上,当你有意识地想使症状加剧时,你会发现情况反而有所改善。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将注意力集中在症状上,意味着你是以一种饶有兴趣而非恐惧的心情来看待它们的,这会让你的紧张情绪得以缓解,即使程度很轻也会产生一定的效果。记住,只有进一步的恐惧及其引发的紧张情绪才会使症状加剧,而放松、面对和接受绝不会产生这一后果。

    曾经有一位学生,他的症状与我所描述的非常相似。由于心跳沉重、手心冒汗、胃部痉挛,他在学习上几乎没有任何进步。一天,就在他觉得病情再不缓解他就要发疯的时候,他的朋友 — 一位退役的士兵前来看望他。他像这位朋友述说了自己的痛苦并告诉他:“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我用尽了所能想到一切的办法与之抗争,到现在已经想不出还能做什么了。这种地狱似的困境真的有办法摆脱吗?”这个朋友告诉他,很多在前线的士兵都曾有过类似的神经问题,后来他们意识到这不过是自己吓唬自己。他建议这位年轻人不要被自己的神经所愚弄,飘然地度过所有自怜和恐惧的自我暗示,与此同时继续自己的学业。听了朋友的解释这位学生阔然开朗。不到两个星期,原本连路都不愿走,害怕这样会伤害到心脏的他就开始爬山了。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后来在过度疲劳的时候他还不时有类似的感觉,但他知道如果他放松、接受并飘然地度过,这些感觉就都会过去。他已经学会与自己过敏的神经共处。

    飘然
    飘然和接受一样重要,它也可以产生同样的神奇效果。我想说:让“飘然”而不是“抗争”成为你的座右铭吧,因为他确实值得你这么做。首先,让我来举个例子以便更明了地说明飘然的含义。有一位病人,她非常怕见人,以至于几个月来都没进过商店。如果家人让她去买个小东西,她会说:“我进不了商店。我试过了,但就是做不到。我越努力地想进去,情况就糟。如果我强迫自己,我就会感到自己像瘫痪了似的迈不开步子。所以求求你还是别让我去商店了。”我告诉她,如果她这样强迫自己,那她就别希望办成这件事情。她所做的正是我之前警告过她不要去做的抗争。我解释说,她必须想象自己是飘进商店的,而不是挣扎着进去的。为了更容易地找到感觉,她可以想象自己是乘着一片云从门里飘进去的。我还解释说她可以用这种方式进一步帮助自己,她可以想象着让那些妨碍她恢复的想法一个个地从头脑中飘散出去,要知道它们仅仅是想法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她照我说的做了,回来后她惊喜不已地对我说:“不要让我停下来,我仍然在飘。要不要我做其它的事情?”这很不可思议,不是吗?一个简单的词语怎么就能使禁锢了几个月的想法得以释放呢?理由很简单:在你抗争的时候,你会变得紧张,而紧张会限制你的行动。但如果你想着自己在飘,你就会放松下来,而这会有助你的行动。在这件事情之前,这位女士一直处于一种非常紧张的状态,以至于我发现有一次她用哆哆嗦嗦的双手在提包里找钥匙的时候几乎都快哭出来了。但是,在学会了飘然的方法后,她的表现就不一样了。有一次,她在找同样的东西的时候对我说:“很抱歉占用了你的时间,钥匙不会放在太远的地方。我的手刚刚飘过两张账单、一支唇膏和一个钱包,再飘一会儿就能找到了。”现在,她的手基本上已经不抖了,她正学着用飘的方法应付紧张。

    我曾见过有些病人由于持续的恐惧而变得非常紧张,以至于他们深信自己既不能走路也不能拾起胳膊吃饭。曾经就有这样的一位病人,他在见我之前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星期。在和他进行了几次交谈之后,我发现他可以理解瘫痪的症结在于想法而不是肌肉。之后他学会了飘然地将那些妨碍他恢复的想法抛于脑后,从而将肌肉从瘫痪的状态中解放出来。没过几天,他就可以自己把食物缓慢地送到嘴里了,他甚至还宣布可以走路了。这件事在病房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几位医生、实习生和护士也来到了他的床边观察。可就在病人还没站稳的时候,一位护士就匆忙地喊道:
    “小心,你会摔倒的!”这位病人在事后描述说,护士的暗示差点儿就让他跌倒在地。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对他说:“飘着走,你能做到的。要飘然地将恐惧置于身后。”“于是,我‘飘飘然地’在病房内走了一圈,这使得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上述两位病人曾有的这些可怕想法对于一个疲惫的大脑来说可能是很顽固的,甚至是强迫性的,而想象着利用某种通道,让这些想法飘走(这是“飘然”的另一用途),会对一些病人有所帮助。比如有位女士就曾想象让这些想法从脑后溜走,另一个人想象让它们沿着右耳上方的通道飘走,通道出口就是杂货店老板放铅笔的那个部位,还有一个人则把它们当作小球,让它们从脑子里蹦出来。这在健康、恢复力良好的人听起来可能很幼稚,因为他们能够引导和剔除自己的某种想法,但是对于疲惫、恐惧的病人来是说,情况却并非如此。只要对病情有帮助,任何方法都不算幼稚,何况这种方法还真的很有效。

    有意识的无所作为
    有意识的无所作为是一个经常用到的词语,同时也是“飘然”的另一种表述方式。它意味着放弃抗争,放弃试图控制恐惧的努力以及通过不断的自我分析来“做些什么”的想法,因为这么做只会让你更加紧张;同时它还意味着不要强迫自己像迎接挑战似的去面对每一个障碍,因为这也不是神经衰弱的出路所在。有意识的无所作为意味着规避,意味着迂回,意味着飘然,意味着等待。

    每一位紧张地进行抗争的病人都会对“有意识的无所作为”和“顺其自然”怀有一种不自觉的抗拒感。他模糊地认为如果这么做的话,自己仅存的一丝意志力就会丧失殆尽,而他通过艰苦的抗争得来的那点儿成果也会化为乌有。正如一位年轻人所说的那样:“我感觉到自己必须保持警惕,如果听之任之,我的某根神经肯定会突然失灵。所以保持对身体的控制,不让自己垮掉是绝对有必要的。”在不得不与陌生人谈话的时候,这位年轻人会用指甲掐自己的手掌以图控制颤抖的身体并掩饰其紧张的神经状态。他会焦急地看表,暗自揣摩这种假面舞会还能坚持多久而不至于“穿帮”。

    放松的心态
    对于这类紧张、自我控制、用指甲掐自己的患者,我尤其要说:“联系有意识地无所作为和顺其自然吧”。如果你的身体在颤抖,那么让它颤抖好了!不要觉得你应该去阻止它,也不要试图装出一副正常人的模样,甚至不要使劲地去放松。你只需要在头脑里想着放松,别强迫身体那么紧张就可以了。放松你的心态,换句话说,就是因为不要紧张,无法放松下来而过于担心。其实正是由于你做好了接受自己紧张状态的准备,你的头脑就会放松下来;而头脑的放松又会使你的身体得以渐渐放松下来。所以,你没必要去费力地去争取放松,你应该等待。当病人说:“我一整天都在努力地试图放松自己”的时候,他肯定不是在放松,而是在使劲。要让你的身体在不受你控制和指挥的情况下去寻找自己的平衡。相信我,如果你这么做了,你就不会被症状压垮,你也不会真正失去对自己的控制。想反,你会从绝望深处浮出水面。

    在卸下了要自控、要抗争的包袱并认识到自己根本是在故弄玄虚之后,那种轻松会带给你一种久违了的平静;而在你紧张地要控制自己、进而分泌出越来越多的肾上腺素的时候,那些受到进一步刺激的器官就会产生出各种你一直在试图逃避的症状。所以你要:

    飘然地度过紧张和恐惧。
    飘然地将不好的暗示抛于身后。
    飘然,而不是抗争。
    接受并耐心等待。


    上一章:五、如何治疗简单的神经疾病?
    下一章:七、间歇性发作症状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