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与他人交往困难


  • administrators

    很多神经衰弱者不仅抱怨自己缺乏信心,还感到自己和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他们之中常常有人会这样说:“我没办法同其他的人进行接触,我和他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无论我多么努力地尝试,我似乎都无法找到返回那个世界的道路。难道我要疯了吗?”

    当我们极度关注自己的问题时,我们很难对另据的新车产生兴趣,而要让神经衰弱患者产生兴趣就更难了。正是由于这种兴趣面的缩小,神经衰弱者才会产生那种退出外部世界的感觉。如果一个人在与他人交谈的时候总是不断地想着自己,那么他是很难与其他人进行交流的。另外,由于剧烈的痛苦充斥着神经衰弱患者内省的世界,以至于他和心情愉快的人字在一起时会感到极不合拍。内省造成的痛苦会令他退出正常的生活,如果他的兴趣仍停留在自己身上而不是转移到外部世界,那么他就不会再次拥有归属感。

    这种无力融入周围世界的感觉还会因为他想一步登天、快速康复的急躁心理而变得更加严重。一般来说,转变都是一点带你进行的。为了唤起自己足够的兴趣以便重新融入正常的生活,患者可能需要花费数周的时间进行准备。

    正常的情感被冻结
    与其他人失去联系的错觉可能会变现得非常强烈,以至于有些患者会抱怨说他们不再爱那些他们曾经深爱的人了,甚至也不爱自己的孩子了,就好像情感出现了真空。其实这不过是因为患者太想恢复正常的感情,以至于耗尽了正常感觉的能力,从而使退缩感更加严重的缘故。在别人看来,他的恐惧感实在是太强烈、太持久了。

    对于这样的患者,任何寻觅或试图强迫自己感到正常的做法都是错误的,他应该等待正常情感的自然回归。就好像它们被冻结了一样,他必须等着它们慢慢冻结。曾经尤为妇女对我说,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和丈夫及两个孩子进行交流了。在离开家进行了六个星期后的治疗后,在将见前来探望她的家人时,她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和他们感觉更亲近些。我解释说她把这个问题看得太严重了,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她以为自己与家人失去联系的时间太长了,孤独的习惯已经养成,所以六个星期的时间也不可能使情况有所改观。其实,这完全是她个人的想法,她越是担心,就越会这么想。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做好准备再等待一段时间,在家人探视期间不过多地要求自己,也不要记录自己每天有多少进步。实际上,只要她愿意继续等待,她的紧张和焦虑就会得到极大的缓解,她也可能会惊奇地发现,自己又能和家人一起愉快地相处了。

    想象他人行为怪异
    神经衰弱患者由于自身的退缩感可能会觉得自己远远地游离于家庭之外,以至于他的想象力依据一些微不足道的时间编织出一个极为情绪化的场景。上面提到的那位妇女除了认为自己无法同家人进行交流之外,还想象孩子们也不再需要她了,甚至没有她更好。如果再多给她一点是时间,她还可能会想象出更多稀奇古怪的场景。我指出,孩子们的表现不过是反应了她自身行为的怪异。他们感到奇怪是因为她表现得就很奇怪。她对孩子们的言行和行为太过敏感,这会让孩子们自己也变得敏感起来。如果她能满足于仅仅做个“妈咪”,满足于像过去一样为孩子做饭、和朋友聊天,而不是去分析他们对自己的看法和态度,那么他们很快就会高兴地恢复常态。这也是他们最希望的事情。

    过多的接触
    与缺乏交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患有神经疾病的母亲会抱怨说自己对家人关照得太多了。她们说:“让生病的母亲感觉到其他人的欢乐完全依赖于她自己是不公平的。为什么总是母亲为其他人创造快乐?难道他们就不能让我们也快乐一回吗?我一生病,他们居然也都跨了。”之所以会这样,原因其实很简单。当母亲身体好时,她是将家人维系在一起的纽带;当她生病时,纽带就松弛了,家人们会觉得无所适从,所以才会眼巴巴地指望着她来恢复局面。他们从未想过要和母亲交换一下角色,自己将纽带收紧,而只会唉声叹气,等着继续那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我曾经对一位小女孩说:“冰箱里有那么多吃的,你干嘛还要抱怨呢?”她答道:“我可不希望仅仅走到冰箱前拿点儿吃的,我喜欢吃东西的时候妈妈在身旁!”当妈妈身体健康时,这是妈妈的生活,也是她的洗碗,这可以理解;可当妈妈生病时,她还认为这还是妈妈的生活,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关于你的议论
    神经衰弱患者由于自身的退缩感很容易变得敏感和多疑,他会觉得朋友们在背后议论自己。而有的时候情况也确实如此。他们会注意到他情绪紧张、面容憔悴且心不在焉,这让他们感到担忧,所以在他走开时他们很有可能会议论纷纷,而在回来后谈话则有可能嗄然而止。不要因为其他人对你态度异常而感到不安或提出质疑,你应该接受这一切,不妨耸耸肩这么想:“我可不想显得傻乎乎的,总有一天我会完全好起来的,时间可以解决我的问题。”如果你这么想了,你的疾病就一定能够治愈。

    所以,去期待康复后的平静吧,让时间带你到达幸福的彼岸。
    记住:
    当你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其他路人所处的世界时,请告诉自己,一旦你对自己那么充满了恐惧的世界失去了兴趣,你就会回到其他人的世界:正常的感觉是强迫不下来;应该让时间来帮助你恢复这种感觉;如果其他人对你态度异常,不妨试试耸耸肩膀。


    上一章:十八、丧失信心
    下一章:二十、回家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