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什么人容易患神经疾病


  • administrators

    任何人都有可能患上神经疾病,尽管有些人可能更容易崩溃(即成为恐惧的牺牲品)。任何人陷于巨大的压力、悲痛或者内心冲突之中都有可能搞到疲惫,这时如果他犯了害怕的错误,并试图与神经紧张的各种症状进行抗争的话,他将很容易陷入恐惧—抗争—更加恐惧的恶性循环并最终患上神经衰弱。

    早期的教育会对人们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一个在黄昏时分既紧张又害怕地等待着醉鬼父亲回家的孩子不可能像在幸福的家庭中长大、由母亲照料着上床睡觉的孩子那样发展出平和的神经系统。同样,受易激动的父母影响而经常处于警惕状态的孩子会比一直心平气和的孩子更易产生过敏的神经反应。异常的兴奋对孩子没有好处。你可以让他们满怀欣喜地去期待某事,但别让他们太兴奋。有时母亲平静的一句话会对孩子产色产生极大的作用。例如对孩子说:“圣诞老人还要过两个星期才来,所以你还有足够的时间去玩其他的游戏。”要比告诉他们:“还有两个星期就过圣诞了,你们兴不兴奋?”更能舒缓人心,同时也更为明智。

    克制
    在学校我们学习历史、数学等课程,但却很少进行克制和自律的练习。这样的教育被留给了家长们来完成,但是很多家长并不了解这两个词的确切含义,更别说孩子练习了。克制和自律是我们自身防御机制中的最重要的一部分。一个成熟的人能够冷静地对待任何事情,他不会头脑发热,而只会在深思熟虑的情况下采取行动。要想使行为摆脱情绪的影响其实是很难的。任何想要撇开不快的情绪反应进行理性思考的人都会发现很难逾越那道情感的障碍。我们常常会害怕不愉快的感受,以为面对它们之后会变得更加不愉快,于是我们努力地想要在它们成为现实之前将它们消除。如果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太受父母宠爱,以至于任何不喜欢的东西都可以被迅速替换成自己喜欢的东西,并进而把自己的感觉看得过于重要的话,我们会尤其受不了不快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希望不快的感觉能够得到迅速的缓解,而不愿等情绪平静下来之后再采取行动。如果我们的教育包含了忍受不快的体验并承受最初的冲击,直至我们能够平静思考的训练,那么很多明显无法忍受的情形就将变得可以忍受,而很多神经衰弱也将得以避免,因为神经衰弱正如本书一再强调的那样,不过是我们在长期的不快和恐惧情绪控制下产生的情绪与精神上的疲劳而已。中国有句古话:“麻烦是一条可以通过的隧道,而不是一睹让我们撞得头破血流的砖墙。”

    一定程度的痛苦对我们来说是有好处的,尤其在年轻的时候,我们更不应该得到太多的庇护,因为从现在的痛苦中获得的经验将成为日后你的一笔财富。


    上一章:二十五、给患者家人的建议